笔趣阁 > 乱世婚宠:少帅,夫人要退婚 > 第93章 一不小心,就欠了他三十年
  孟德春的脸色再次变了——从青变白。

  他下意识的站了起来:“霍四少,你……你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霍西州将那张纸亮出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吧。”

  “老爷,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欠……他钱?”在赵晓娥看来,孟家这几年的生意做的不错,战乱年代,太平的生意不好做,所以孟家早就从卖猪牛羊肉的屠夫转行成了卖中药材的药材商。

  ——是很成功的转行!

  孟家靠着中药材赚了好几番。

  所以……又开始想做放债,怎么还会欠着外债呢?

  “孟夫人对此不知情吗?”霍西州装作有些惊讶的样子,清冷冷的说:“当初孟老爷舍下长辈的身份来求我开口向我父亲请求让孟书衡一起出国留学,是拿了一些金银之物来,但我当时没答应,毕竟所有去国外留学的人,都是经过重重考核的,要走后门多捎上一个人,总归是有些不大合适的。

  可孟老爷康概啊,说是愿意赞助所有留学生的衣食住行中的“食”这一项,待大家回国后本少帅再来你府上结算……也就是因此,我父亲感念孟老爷的慷慨赞助,才给了孟书衡一个名额。

  这几年,在国外的开销,都是霍家支出的,“食”的这一项,还都是本少掏的私包,所以,本少拿着孟老爷的手书,来找孟老爷结算,没错吧?”

  “留学团在国外吃掉的花销折算成大黄鱼约莫是三千二百多根,给孟老爷算个折扣,就三千根吧!”

  “什……什么?”赵晓娥惊的张大了嘴巴,能生生塞下一个鸡蛋。

  一根大黄鱼是一斤十六两金,一两金30银元,一根大黄鱼是480块银元,宽裕的家庭一年的花销才够得上这个数。

  三千根大黄鱼那就是144万银元,去国外留学的人数加上孟书衡一起101人,也就是每人每年花了4752块银元,这都抵得上宽裕家庭10年的花销!

  这根本就不可能!

  关键是现在就算将整个孟家都卖了,也凑不齐三千根大黄鱼!

  孟书衡也惊的站了起来:“怎么会有这么多?”

  孟德春做的事情,孟书衡自然是知道的,出国前,孟德春为了让他在国外能努力求学,刻意将这件事告诉他了,可对于从小就在“油水”里长大的孟大少爷来说,他从来都觉得“吃”不是回事儿,可是留学生一个人一年就要吃掉孟家十年的花销,这也太夸张了。

  “留学团再国外的每一笔花销,都会有专门的人来记账。每一笔本少都亲自核算过,每一季度,也会送账本回来,让我父亲拨款。自然这关于“吃”的花销账本也是有的,若是孟老爷、孟夫人或是孟家的任何人有所质疑,大可以去霍家找我父亲要账本查验清楚。”

  霍西州面无表情,语气清冷的说:“孟老爷、孟夫人,世人都知道想学一样本事光是拜师的诚意就不能少了,普通家庭要送一个孩子上学堂甚至能掏空整个家底,更何况留学团是去西方国家求学,去了万里之遥,这花销自然是翻了倍数的。

  别的不说,单说有一次孟书衡请一位国外女子用西餐,带的钱不够人被扣了,本少前去将他带回,为了让他免于牢狱之灾,就花出去相当于十根大黄鱼的外币,这笔钱自然是要算在“吃”上面的……”

  “有这样的事吗?”赵晓娥提出质疑:“我们家书衡请那国外女子吃饭做什么?那国外的女子都是金发碧眼像妖怪似的……”

  “这个话,孟夫人就问的有些多余了,您也是成亲几十年的人,儿子孟书衡都成家了,不会不知道男人找女人是为了什么吧?”霍西州的嘴角勾起一抹带着明显讽刺意味的笑:“俗话说萝卜白菜各种所爱,更何况是孟书衡这种下伴身比脑子更灵活的年轻男人?他今儿睡个国外的妓明儿睡下顾雨婷,后天又要两个丫鬟做姨太太,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这话,让孟德春、赵晓娥和孟书衡的脸色都有些挂不住了。

  “所以,少帅这是来拆我孟家的墙砖来了吗?”孟德春闷闷的问。

  拆墙砖,动祖业,那就是要让人倾家荡产的意思。

  “孟老爷别怕,”霍西州说:“本来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可要孟家一次性拿百万银元出来也是为难孟家了,钱庄子放钱也还讲究个分期给利,所以,本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这三千根大黄鱼,就容孟家30年来还吧!一年是……”

  “西州,是一百根。”顾晚提醒。

  她现在觉得霍西州这一面真是太可爱了!

  她也不过就是用一点点的土豆粉坑了顾雨婷一根小黄鱼。

  可霍西州一出手,就要坑孟家三千根大黄鱼。

  自然,也不能说是全坑了,毕竟,留学团在国外肯定是吃好喝好的。只是不至于花销这么大。

  想必就连他已经说出来的,花在孟书衡身上的十根大黄鱼都有水分。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孟德春敢去霍家查账,霍西州就一定能拿出账本让他看,并且一定没有丝毫的纰漏,而且,孟德春也得有那个胆子去查霍家的账!

  ——他当年硬将孟书衡塞进留学团的事情本来就不光彩,再敢去查霍家的账,只怕会被整个南方十六省的人所不齿。

  做中药材是入口治病救人的生意,如果带上了不安全不稳定的因素,他这生意也就离做到头不远了!

  ——霍西州想的明白这些,孟德春也想的明白这些,所以这钱,孟德春只能认下,这哑巴亏,孟家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一起吞下去!

  “如此,还请孟老爷偿还今年的欠款——一百根大黄鱼。”霍西州将手书折叠了起来:“还清之后,我会给孟老爷写一张收款单,也请孟老爷再给我写一张欠款单,如此明明白白,童叟无欺是最好!”

  孟德春的身体一抖,差点晕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