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六十一章 线索
  事情很快就惊动了高靖,杜仪亲自点名,在家的几个人都一起去报国寺。

  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周昂。

  这是他第一次以县祝衙门文员的身份,参与到衙门里的具体事务。

  可惜他不会骑马,也没人照顾他这一点,其他人都骑了马直接往报国寺去了,周昂留在后面,与其他的衙内兵卒一起,快步前往。

  等他们这一行人赶到报国寺的时候,太阳已经彻底落下山去,报国寺内外,点起了不少火把。不独郭援带领的人,连忠义坊的坊卒也早已被调动起来,甚至周昂到了案发现场的时候,发现本县的另外一位要员,县尉胡琏也在。而杜仪为他低声介绍的时候,还顺便指了另外一位“熟人”给他认识。

  许忠,翎州县三位典史之一。

  此时,所有寺内人员,都被扣住,一个也不许离开。

  死了两个人,一个和尚,一个香客——说是香客,其实就是在报国寺里住客栈的——不巧,还是个读书人,据同伴说,他们是来此会友的。

  还有几个被撞倒之类,有些小伤,但都不是重点了。

  仵作已经验过,高靖他们来到之后,也已经仔细检查过尸体,据杜仪说,无法确定是不是妖怪,但如果不是妖怪,应该就是一位修行者。

  杀人的手法凶悍而纯熟。

  不一刻,画师已经根据旁人的描述,当场把案犯的肖像给画了出来。

  是一个身长约莫七尺有余,留着络腮胡子的中年人,据说三十岁出头。

  既然对方不是普通人,这件案子显然就是属于县祝衙门的管辖范畴,于是周昂他们赶到之后不久,就见高靖与胡琏低声商议几句,然后胡琏就招呼手下的兵卒们先行撤退了,只留下了一对兵卒,供县祝衙门紧急调用和封锁。

  周昂特意过去观察了一下尸体。

  是要压着点儿恶心的。

  血流了一地,其中那个胖大和尚的肠子都已经出来了。

  他中了两刀,一刀心脏,一刀下腹,那个读书人则是直接一刀割喉。

  实话说,周昂这个外行,看不出什么来。

  起身的工夫,一抬头,他发现房顶上居然站着个人,愣了一下才看清,那应该是卫慈的身形,于是他心中一动,当时便进入了观想状态。

  “夜能视物”加“观想状态”,使得当下周边的一切都清朗入目。

  但他看不出什么异常来。

  过了一会儿,卫慈从房顶上一跃而下,于是以高靖为首,大家团团聚拢到一起,听卫慈道:“此地香火太盛,实在是无法辨认是不是有妖气。”

  高靖缓缓点头,要说话,却又下意识地瞥了周昂一眼,见周昂面色沉静,没有什么表示,这才道:“是被郭援他们给诈唬出来的,一听说是县祝衙门的人,来搜检,对方立刻就跑,可见是很了解我们的!无论他是人是妖,都可见应该是个‘惯犯’!”

  杜仪道:“郭援已经带人去搜寻了,只是天色已晚,怕是不好找了。另外……”

  没等他把话说完,高靖就直接打断,道:“那也要找!逐一排查,子义……你负责带人逐一审问寺里的这些人等,务必把细节全部摸清。”

  卫慈闻言拱手应道:“诺!”

  但这个时候,杜仪又道:“在寺内排查是必须的,但是县祝,此时天色已经黑了,如果咱们要是在附近几个坊大肆排查的话,消息不可避免会迅速走漏,如此一来,只怕明天城里就要谣言四起,民心惶惶了!”

  顿了顿,他又道:“城里进了个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这种说法,还算好的,流言一起,就不受控制了,指不定会被传成什么模样。到时候,只怕郡里也会来问责的。如果人迟迟抓不到,可就不好收尾了。”

  高靖闻言沉默片刻,但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道:“也罢!传令给郭援吧,让他把队伍收回来,先专心排查报国寺!让画师把那人的肖像多画几幅,大家人手一幅,叫那些和尚都给我瞪大了眼睛认!”

  杜仪这才躬身领命,“诺!”

  …………

  报国寺的和尚们,都被集中关在了两个大院子里,只选了几个带路的,带着刘瑞等人在寺庙里逐一排查各个殿、院。住在这里的“香客”,也被集中看管在院子里,不许放出去一个人。

  朝廷那里有僧道司,专司负责佛道寺观以及尼姑庵之类的管理,一些比较有名的大寺、宝刹、名观,主持之人甚至必须是朝廷册封的“提点”,那个牌面就比较大了,直接就是官,而且出入往来的,都是豪门,甚至皇家,绝不是一个翎州县祝衙门说动就敢动的,但报国寺就不行了。

  别看报国寺被公认为翎州的第一大寺院,但他们发展起来也没多少年,真正的官面并没有通到多高,而且生意做得再好,孝敬再及时也不行,这里没有大师住持,佛法在全国来说,完全排不上号,因此就是个普通的地方性寺庙,翎州县祝衙门要拿捏他们,他们也只有乖乖受着。

  更何况现在出了人命案。

  高靖这个县祝一声令下,寺庙说封就封了,一二百号大和尚,平日里宝相庄严,此刻也只能挤在两个院子里,等待审问。

  甚至连报国寺的方丈,这时候最大的面子,也只是在院门口给了个胡凳,让他可以坐着看和尚们受审罢了。

  几个武职高手沿着那杀人者跃墙逃走的路线,沿路悄悄搜捕勘察去了,郭援的大队人马反而收了回来,高靖坐在殿前一把胡椅上看着。

  杜仪、卫慈分两组分别审问。

  照旧没有周昂的任何差事。

  忽然,周昂在院子里陆续走出来候审的人群中,看到了一队没有穿僧袍的人,其中两个大块头,看上去很是显眼。

  他忽然迈步下了台阶,左手按剑,走过去。

  陆家父子俩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周昂,有些惊讶地看过来。

  瞥见那边的画师正好又画出来一幅杀人者的肖像,他顺手拿起,走过去,冲陆家父子招了招手,道:“陆春生,过来!”

  陆春生看看看押的士卒,见他们没有反应,就小心地走过来,身子弓着,一副心内惴惴的模样,小声道:“见过少爷。”

  周昂抖了抖手里的画像,迎向火把的方向,问:“打过交道吗?”

  陆春生摇了摇头,但很快,他四下里看看,小声凑过来,道:“少爷,我在咱们坊见过他两次。”

  “哦?”周昂也小声。

  陆春生又道:“本来也不在意,只是当初见这人面向凶恶,走路又有些躲躲闪闪的,就多看了一眼,转眼就快忘了,却忽然发现他进了报国寺,这才又记住了,直到今天下午,听说他杀了人,又忽然都想起来。”

  周昂点点头,脑海里心念电转。

  他把陆春生叫过来,本意可不是这个,他纯粹就是借着这会儿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差事,就想借这个场合,狐假虎威的,吓唬一下庙里的和尚,帮陆家父子俩顺手抬一抬。却没成想装模作样的顺嘴一问,陆春生居然真的见过此人。

  这可是极重要的情报!

  顿了顿,他不动声色地问:“你可还大概记得他出入了哪个门庭?”

  陆春生蹙眉思考片刻,道:“大概记得。”

  周昂点头,道:“甚好。待会儿你跟我来!”言罢,忽然抬高些声音,又问:“哪个是郑屠?”——这句话才是他本来要问的。

  陆春生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回头一指。

  周昂当即大步迈过去。

  一个看上去三十岁上下的家伙,上身穿了件粗布半臂,映着火把一照,跟陆春生差不多,油晃晃的。

  此人眼见陆春生被一位官人叫过去窃窃私语,心里已经开始发怯,这时候见那官人点了自己的名,陆春生指了自己,当即吓得腿一软,见周昂迈步过来,他身子顿时就有些想筛糠了。

  “官……官……官人,见过官人。”

  “你是郑屠?”

  “正是小人。”

  “听说你一身好功夫,连陆家父子俩都不是你对手?”

  “呃……呃……小、小、小人……小人……并不敢……并、并……”

  周昂一看他的样子,已经知道是个什么货色,并不等他说完,仍是单手按剑,道:“改日闲了,叫陆春生来唤你,陪我练练剑!”

  “呃……呃……小人……”

  但周昂根本没搭理他,话说完了转身就回,招呼陆春生一起到了高靖身边,小声把刚才的情况说了。

  高靖闻言眼睛一亮,当即道:“此事果然?”

  周昂道:“这是我老邻,我两家交好多年,他的话,绝对可信。”

  高靖思付片刻,霍然起身,招手叫过一名兵卒,道:“去,把撒出去的人都给我叫回来!”

  然后又打断了杜仪和卫慈,把他俩叫过来,把刚才周昂说的情况一转述,随即也不讨论,直接吩咐道:“那人既然曾在万岁坊落过脚,说不定有些勾连。此刻他仓促逃走,也很有可能会过去暂且落脚。”

  “接下来,子义继续带人留在这里审问排查,我亲自带人,子羽你也来,除子义外都一起来,就咱们几个修行者,去他曾经住过的地方摸摸底!”

  众人闻言齐声应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