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扶明录 > 第823章 清军的目标
  青州府!

  马车里常宇一拳重击,将李岩的车窗打的粉碎。

  此时他们终于窥破多尔衮的企图,他之所以一路狂奔看不上身边的蚂蚁腿是想去吃青州府这块肥肉!

  崇祯十二年,多尔衮亲率大军入关破了济南城烧杀掠劫无数,不光将德王掠去,当时告老还乡在高阳县的孙承宗一家百余口也被杀光。

  崇祯十五年,阿巴泰率兵再次入山东将兖州府的鲁王撸个干净,鲁王朱以派几个兄弟也差点被杀光,老六藏于死人堆躲过一劫,今年初刚承袭鲁王之位,他便是后来南明监国的鲁王朱以海,也是他让郑成功落下几百年弑君骂名。

  明史记载:“成功使人沉之海中”可明史都是清政府审编的,自然是使劲的泼脏水,直到几百年后其墓被发现后,郑成功才洗脱罪名。

  说到朱以海的墓,还有个小插曲,清道光年间有个名人叫林树海闲着没屌事天天想找鲁王墓,结果按照沈光文的挽序瞎找一通,遇一古墓,闻乡里人叫王墓,便认定是鲁王墓,然后各种官方盖章文人凭吊,到民国时老蒋都去题词了,然后……

  一百多年后金门炸山采石,真墓现,打脸多少人啊!

  回到正题,山东并非富裕之地,但有三个藩王,两个都被满清给端了,现在就剩下一个青州府的衡王了,多尔衮此番再次入关踏境又跑的那么快,毫无疑问必是奔着青州府去了。

  其实常宇对大明朝这些藩王当真是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全都是一帮混吃等死的国之蛀虫,大明危难时不光不出力还拖后腿。

  虽说杀之不可惜,但这些一个个富得流油的蛀虫却平白便宜的鞑子和贼军这让常宇极其难以接受的。

  要杀要抢也得由着我先来吧。

  要知道当世三大势力,大明,满清和贼军,最穷的可就是大明朝啊,缺钱少粮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藩王个个富可敌国,得一府可养十万大军!所以李自成特别喜欢端王府老窝。

  其实从大明朝建国始,皇家对宗室藩王是既防备又宠溺又护短,只要你不谋朝篡位犯啥罪几乎都可免,而且还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若哪个藩王因地方保护不力丧生了,皇家就会觉得脸面丢尽气紧败坏的追责,该抓的抓,该杀的杀,从来不手软!

  所以即便大明到了眼下连充门面的钱都没有的地步时,依然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每年按时给那些藩王俸禄赏赐,甚至有藩王想请战勤王的,皇家的都特别严厉的拒绝,:你特么的趴着老实别动!

  生怕这些藩王趁势作乱。

  但你若问崇祯帝想不想抄这些藩王的家,他绝对想,但不能表现出来,甚至觉得想一下都觉得是万恶不赦。

  更不要说向他人提及此事了。

  所以当崇祯穷的像大臣借钱募捐时,都从来没想过向藩王张口过,为什么?丢不起那人张不开那嘴,更重要的是那些藩王也根本不会借给他,巴不得瞧他的落魄样呢,你不是皇帝一脉么,瞧丫混成啥逼样了……

  可崇祯虽然不敢想不敢做,但假若有人替他做了,且手法隐秘的话他倒乐享其成。

  比如说他有个心腹叫背锅侠,在太原时已经秘密做了些事,帮他“保护”了几个王爷,那些王爷都很“自觉很主动”的捐了钱粮,只是很遗憾这几个王爷都为“贼人”所害!

  背锅侠从来不怕背锅,只要能让大明再次崛起,背个锅怕什么,即便将来被秋后算账也在所不辞。

  所以,衡王府,我吃定了!

  衡王向来胆小怕事,历史上李自成破北京城后,青州府守将李士元干掉了前来接收的贼军大将姚应奉,然后清兵入关李士元提议让衡王自立为帝抗清,衡王差点就吓尿了,誓死不从然后就投降了清军,然后第二年就被砍了,说的直接点衡王就是个怂逼。

  李岩和李慕仙却不知道这些内情,但闻常宇说衡王胆小昏庸也担忧起来:多尔衮一到,衡王便会投降了,连救都救不得了!

  “厂督当令人快马加鞭去往青州府报信,让衡王坚拒守城以待援兵”李岩建议,常宇则苦笑:“一来不知是否来得及,二来那衡王是出了名的胆小昏庸是否听的进去还是一说,再者只恐青州府内的明军也未必靠的住!”

  “难不成青州府守兵有鞑子奸细?”李岩有时候特别好奇常宇能未卜先知很多事,但又经常自我解惑,他是东厂的老大连锦衣卫都听命于他自然知晓很多外人不知得情报。

  若只是奸细便不至于让常宇心理没底了,而是守将!青州府的守备李士元!

  可是刚才不是说李士元挺好的么,又是抗清又是杀贼的,怎么又……

  李士元,说的不是万历年间的那个清官,而是明末青州府的守备,这个人后世对他评价极为复杂,特别是青州府人尊其为守护神,因其曾三护青州府平安。

  崇祯十五年清军入山东曾掠青州府境,李士元拼死守城清军攻城未果,这是第一次保青州。

  第二次是李自成破北京后让权将军郭升统山东,其麾下部将姚应奉去青州却被李士元假装投降设计伏杀。

  姚应奉虽死了,但其手下一将赵应元却逃了,赵应元虽是贼军却是反清的,李自成败走清军入关占了青州,德王也投降了。赵应元响应一支人马杀入青州城将清朝的招抚使王鳖给斩了,这就是著名的青州事变。清廷闻讯大惊立刻派重兵来剿,这时已经隐退的李士元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和清廷打了商量,他入城骗赵应元。

  赵应元早闻李士元威名,就信了他想着两人联手抗清呢,结果被李士元突下黑手给杀了,余众瓦解,青州又落满清之手,也因李士元的“良计”免收兵灾,这就是他第三次救青州府!

  所以他到底是好是坏呢,说他好前两次无可厚非,可最后一次投清军而救青州府免于兵灾可就说不明白了。

  明明是贼军的赵应元扯起了抗清大旗,而明军守备却投清杀了他……

  这也是常宇纠结所在:若多尔衮的大军抵达青州府时,李士元会不会又“救”青州府百姓免于兵祸呢?

  他是献城还是抵抗。

  上一次清军攻青州不过数千,李士元有胆子打,而这次多尔衮亲率两万余骑兵,李士元那几百个府兵扛得住么,会不会为保青州百姓平安,就开了大门了呢?

  所以常宇也拿不定注意,但还是听了李岩的建议派人前去通知青州府做好准备,只不过是派自己去的!

  ……………………………………………………………………………………………………

  感谢投票打赏的书友,谢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